本系简介introduction

信息工程系坚持“以人为本,增强技能,开拓创新,面向社会”的办学理念;坚持”提高学生实践创新能力,培养应用型技能人才“的育人目标;秉承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的“创新、协调、绿色、开放、共享”的发展理念。面向信息技术、网络技术、通信技术、软件开发等行业,采用校企合作的办学模式,工学结合的人才培养模式,为社会培养了大批IT相关领域高素质技能型人才,得到了学生、家长、用人单位和社会的一致好评。信息工程系开设有计算机网络技术、计算机软件技术、移动通信技术、物联网应用技术、电子商务、航空通信技术、计算机应用技术七个专业,各专业突出特色,培养目标明确。...
就业创业

7位“知名”90后讲述创业“秘籍”

发表时间:2017-11-25 15:32:45   次浏览

12月13日,在2014(第十三届)中国企业领袖年会尖锋对话中,主办方特意设置了“90后创造未来”专场,会场被挤得水泄不通,7位90后创业者硬是从人群中挤出一条缝才走上了台。

7个人中,有3个创始人、4个CEO:伏牛堂CEO张天一、锐波科技创始人孙宇晨、节操精选CEO陈桦、Segment Fault创始人高阳、为艺CEO严伯钧、礼物说CEO温城辉、西少爷创始人孟兵

他们的创业之路均由梦想照亮。

退学创业证明是真爱

说起为什么创业,这些90后各有各的缘由。

留长发的严伯钧做的是音乐教育O2O。他在美国读博士期间,突然有一天觉得读博士“这个事不太靠谱”,跟导师说“我要退学了”。后来,他去了趟硅谷,回来就创业了。

他的创业箴言是:你退学创业证明自己对这个事是真爱。如果不是真爱,你怎么说服投资人?

温城辉对创业显然是真爱。他休学时,“国家政策还不允许”。他为此付出的代价还是挺大的。一是被同学鄙视。他大一时卖校园明信片赚10多万元,很多同学觉得他休学很傻,是鼠目寸光。二是过不了父母关。他跟爹妈签了一个休学合同,家人说不完成学业就不认这个儿子了。第三是自己,他曾经差点儿破产,去学校摆地摊,还被城管追,“那时候很心酸,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了”。

后来还是因为爱,他想送女朋友生日礼物,但在网上找不到称心的礼品。他就想为何不做个推荐礼物的APP,帮助更多人送礼物。结果他做成了。如今,他是IDG资本投资的最年轻的创业者。

高阳在高三时失去了学习动力。“因为不喜欢。那个时候的教育拴着我学习,让我非常压抑。”当他揣着几百块钱去北京做社交游戏时,爹妈都不知道他在做什么,还以为是在搞传销。

真爱虽然任性,但事关情怀。孙宇晨决定创业时,女朋友进了花旗银行,两人“不是一个世界的”。“人家年薪百万,你休学创业,人家感觉创业赚不到钱,不靠谱。”他试图强迫自己好好找一份华尔街的工作,“但是有一天问我自己,这真是我想要的生活吗?”

“想创业的原因就是我不想生活得这么可悲。”孙宇晨说自己衡量别人的标准,不是“名校毕业后在很牛的公司工作”,而是这个人为社会和他人创造了多大的贡献。

对于卖肉夹馍的孟兵而言,“做一件有意义的事”是他创业的最大动力。孟兵做过不少项目都失败了,但始终没有停止创业。今年4月,他开了第一家“西少爷”,他的目标是做“一个国际化的终端品牌,做一个民族品牌”。

陈桦是7个创业者中惟一的女性,她推出的产品叫节操精选——一款面向90后的娱乐社交平台。她的创业理想来源于一本书。书上说:“如果你有一亿美元,不差钱,你比全世界的人聪明十倍,这时候你做什么?”“我就想,还是要做自己喜欢的事。为什么不现在开始呢?”陈桦说。

张天一大学毕业后就做起餐饮O2O,卖湖南常德米粉出了名。他的口气很冲:“我觉得创业很棒,这是创造规则的事,你可以决定以什么样的规则和方式生活。”

找投资人就像谈恋爱

提问环节,一位中年女士争取到了一个“给60后的提问机会”。她关心的是,自己至今还在为找不到投资人发愁,而这些初出茅庐的小年轻如何轻易得到了资本的青睐,“是资本找的你们,还是你们找的资本?”

“找投资人就像谈恋爱。”陈桦毫不避讳地说,“创业者和投资者有点像男女朋友或者盟友,创业过程会很长,因为他相信你这个人,就会陪你走得久。”

高阳的经验是,要以找合伙人的心态找投资。他看重的是和投资者之间的相互尊重和包容,“他跟我聊得来,尊重我们现在做的事。我现在可能不牛,以后可能做得非常好”。

“对投资这个事不要有太多的焦虑,把你手中的事做好,投资人会主动找上门的。”高阳说。

张天一更愿意找有情怀的投资机构。江湖上有一个段子,只有把天使投资人徐小平说哭才能让他投钱。而现实是,徐小平吃了张天一两碗特辣的米粉,非但没被说哭,反而把这个90后小伙儿说哭了。打动张天一的是,“徐小平老师跟我讲这个事多么有情怀,多么靠谱儿”。

有钱没钱都创业。孙宇晨显得潇洒,“穷日子有穷日子的过法,富日子有富日子的过法”。他的理论是,“如果完全过穷日子基本不用花什么钱的。只要每日热量摄入值能维持生命基本体征就可以了”。

创业者不能有玻璃心

有人在现场抛出一个很大的问题:“创业者最基本素质是什么?”

孙宇晨首先回答了这个提问。他觉得,“作为一个创业者最基本的素质是不能玻璃心”。换句话说,创业者的心不能一碰就碎。比如,面对挑剔的投资人,“别人不赞同你就非常伤心”,那就死翘翘了。

严伯钧说:“他不投你,不赏识你,是他丢失掉了这样的机会,你自己把信心提升到这个层次之后,才能做一个很好的创业者。创业者要保持特别自信特别稳定的心态,不要太在意周围非议的眼光。”

用陈桦的话说,就是“你要放下所有的偶像包袱,不要怕麻烦别人,就是求别人,不懂就去问,就去学”。

事实上,创业本身就是容易失败的事情。温城辉差点儿破产,孟兵做坏过项目,陈桦也没心没肺地干砸过。不过,他们都认为选择很重要,“再一个就是坚持下来”。

要做一个CEO,在孙宇晨看来,“还要上能hold得住很大的场面,下能干些很dirty(垃圾)的活儿。比如到银行跟领导汇报,但也包括处理一些琐碎的文档。比如说公司没有人,我可以做,甚至没有人倒垃圾,我扔出去倒。接地气和高大上都能做,你的心态得放得非常平。”